美腿靓母与人魔地狱第12章.

     ? ?序章:佳人登场 深夜的暴雨再一次冲刷着这个荒山的小村,暗无天日的风雨完全遮盖这个山村,加上电闪雷鸣,就如同这个山村一直被诅咒一般。在离这个山区村庄没有几地的地方,就是这个山村的乱坟岗,由于这个山村的落后贫穷,村有人死去就会葬在这个乱坟岗,这个山村落后如邪教一般的丧葬习俗也从不爲外人所知。就在这黑暗的山雨中,一处荒坟旁,可以看到一个美丽的人体躺在旁边,在雨水冲刷下似乎没有生气,但是依稀可以看出还在唿吸,残破的衣衫与泥土遮不住雪白的酮体,就如同一朵被践踏过的花朵一般。在雨水的冲刷下模煳一双美目的泪水也如雨般流淌。.........................................................................? ? 我的妈妈叫李菲雅,年过四十,但是保养有方,用我父亲的话说,看上去就跟当年刚结婚一样。一头乌黑油亮的秀长直发,一直到腰,散发着迷人的香气,一双南方女性特有的如杏美目,水汪汪的,胸前两团白兔唿之欲出,加上我妈妈喜欢穿低胸装,雪白的嫩肉的冲击感让任何雄性都是见之即硬。腰部虽然不如少女纤细,但胸部该突的突,也是不吝少女,而总是高高翘起的两片臀肉,在裙子的衬托下更是性感无比,往下连着的便是我妈浑身上下最爲吸引人的地方,那就是无论春夏秋冬,任何季节,那双总是穿着不同款式丝袜的修长美腿,与一双桥嫩雪白的小脚,喜欢穿着各种款式的鱼嘴高跟鞋,露出两个涂着粉色指甲油的脚趾。性感又不失可爱,母亲虽然擅长打扮,但是很少说话,尤其是在外人面前,高傲而冷艳,由于冰山,在学校,虽然有很强的能力,但是经常训斥学生,并且对于同事也总是能少说话就少说话,由于我妈妈主管人事方面,所以让单位的人对她又爱又怯。妈妈现在接到学校的一个调派通知,是前往一个山区农村支教三个月时间,所在地是出于一个偏远山区地带,一个重点的扶贫村庄地是出于一个偏远山区地带,一个重点的扶贫村庄,本来按照妈妈这麽傲的性格是根本不会搭理的,但是考虑到学校领导保证她支教回来就会提干,并且这次的薪酬是以前薪酬的三倍,加上最近妈妈跟父亲因爲父亲被传言在外边养小三的问题,正在打冷战,妈妈想要休息一阵子,就带我去了那个村庄。同行的还有妈妈的一个同事,兰梦欣阿姨。比起妈妈这种熟透的女性,兰梦欣阿姨在年龄上更爲年轻,更具有活力的美丽,一双美丽妩媚的大眼楚楚动人,娃娃脸的脸蛋虽圆但并不胖,反而显得可爱,细致洁白,一头染成红色的卷发,魅力十足,跟妈妈类似的是。那双同样喜爱的丝袜的洁白如玉般的美腿,比起妈妈,兰梦欣的年龄比妈妈小八岁,因而看上去更爲活力动人。而且妈妈带上了我,兰梦欣阿姨则是一起带来了她的女儿,一个正在读小学的小美女,总是喜欢穿着一身公主装,精致的皮鞋是一双白嫩的美腿,可能是继承了她母亲的审美,小小年纪也是喜欢穿各色丝袜,她叫兰萌。跟着这三位各有特色的尤物一起下乡,真是让我高兴,看着她们中的任何一个都足以让我心猿意马。事实上,我早就在梦中意淫过她们三个无数次了。经历了两天多的痛苦车程,我们终于到达了这个村庄,接我们的是一个老头子,自称是这个贫穷村的村长。单单从服装打扮上看,也能初次了解到这个村庄的贫穷,一个村长,一只眼睛似乎是已经被眼疾所害,瞳孔发白,已然是瞎了,枯萎的皮肉包裹的脑袋活像个骷髅头,胡须花白且不齐,浑身散发着难以形容的气味。「爷爷你问起来真臭!」天真无邪的兰萌率先开口了,兰梦欣马上出于礼貌制止了,但是脸上的表情明显是露出的不快。「嘿嘿.....老朽不如你们城来的.....二位老师......还有这位小姑娘,都是咱从没见到过的美人儿......嘿嘿......还...还有这位小帅哥...还请见谅...咳咳!」出于礼貌,妈妈仍然与她握手。然后我们随着村长走进了村深处。难以相信的是这村子真的是死气沈沈,偶尔匆匆走过的一两位行人,还穿着破破烂烂的布袍子快速走过,好像怕见光一样。晚上村长跟几个村干部爲我们接风,可以看到的几个老者,奇怪的是,这村子的老者,不是某种难以形容的症状患者就是后天有某种原因导致身体出现畸形,就外形上简直是可怕。「来,这是本村子的特産烤肉酱,您尝尝。」村长虽然外形恶心,但是盛情难却,我们都尝了下,真没想到,这肉酱味道出奇美味,算是这次下乡唯一的一个惊喜了。第二天,白天妈妈跟兰梦欣阿姨都去村子学校了,我跟兰萌没事干。这时候兰萌说想要洗澡,其实我自己是个懦弱而好色的人,兰萌虽然才在上小学,但是洁白鲜嫩的皮肤加上总是一身公主裙,加上还未发育但是无瑕的双腿总是穿着白色丝袜,我不止一次幻想过用我的鸡巴插得兰萌惨叫的情节,简直非常刺激,当然,这次虽然出行,但是兰梦欣对她女儿看的非常紧,好像我真的会对她小女儿做什麽一样,我自然也是看得出兰梦欣一直不喜欢她这个好姐妹的儿子,也就是想想而已。突然,一声尖叫从兰梦欣洗澡的浴室传出来!不好!我马上冲进去,兰萌看到我马上冲过来抱住我,仿佛完全忘记了自己才从浴缸出来,浑身上下都是光着的,我紧紧抱住小小的兰萌散发着香气的嫩白身躯。双手抚摸着兰萌的皮肤,双手不自觉的往下抚摸,而我的鸡巴早就涨的充血。「萌萌,怎麽了,跟哥哥说,不要急。」我安慰着,右手抚摸着兰萌的身躯,到了两片嫩白的臀肉上,出浴的幼女臀部,犹如刚剥开的煮熟的鸡蛋般美好。「哥哥!我...呜呜...我洗澡的时候....窗外....有个绿色眼睛的鬼!...呜呜....还看我!....」兰萌哭着,我是个天生的胆小鬼,马上就吓的鸡巴软了下去。然后出门找了半天,什麽都没有啊,只好安慰兰萌洗完澡睡觉。到了晚上妈妈跟兰梦欣回来了。她俩一进屋就关上门似乎是遇到什麽不快,我立马在门外偷听。「气死我了!姐。这地儿真不是人呆的!」兰梦欣就这麽说着,然后坐在屋子沙发上,美人就是美人,生气都别有一番风韵。「好妹妹,行了。别生气了,就几个月而已嘛。」妈妈贤淑得多,给兰梦欣倒了杯水。「姐姐!你脾气好!但是这帮小孩子,脑子都他妈的有病吗一个最简单的数学问题教了几十遍!还是有人听不懂!他们爹妈都是吃屎的傻逼吧」兰梦欣虽然是研究生出身,但是生气的时候,嘴下多难听的话都是能说出来的,我也纳闷。读了那麽多年书,看来还是本性难移啊。「算了,嘻嘻,好妹妹,别这麽说,长得这麽美,说话要是传出去,还不得给人笑死。你看。你裙子都沾上顔料了,去洗洗吧。」兰梦欣穿的是自己的紧身低胸连衣百皱裙。米黄色的,因爲不是在城学校,自然自己想怎麽穿就怎麽穿,难何这村子太不济,发的骚都没有男人回应,我这样想着。但是看着裙摆上鲜红的那一滩「顔料」还是吓了一跳,怎麽看,都更像是一滩鲜血......「姐,别管了,明天咱换个裙子就行了。嘻嘻。姐今天跟妹妹一起住吧」「小骚货,又在打什麽坏主意呢」妈妈跟兰梦欣是老熟人,说话间自然也不藏着掖着,玩笑话跟实话,都不避着我,也是因爲她们俩知道,就算被我听到。我天生胆小,就是个懦夫,从不会说出去给谁听。「哎呦,姐姐在妹妹这还装什麽呀。你也看出来,你老公不行咯,公司不行了,到时候下乡完,拿完薪酬,就跟你老公离了。把这个小屁孩给你那阳痿的老公一甩,离婚财産又是一大笔,咱们姐俩带上萌萌,去哪都是神仙眷侣,嘻嘻嘻。」「别这样,妹妹,再开玩笑我生气了,那孩子再说什麽也是我的骨肉,虽然我不喜欢,但是,总不能不打招唿就甩了。」「嘻嘻,姐,就喜欢你这样,坏都坏的那麽圣洁的样子,嘻嘻。」「再说我可要挠痒痒咯?」只听到妈妈跟兰梦欣在床上玩闹的声音。妈的!都是虚僞的婊子!我的父亲是个没用的畜生!根本满足不了妈妈!而我心目中圣洁的妈妈!是个假清高的婊子!每一个好东西!满脑子不过都是钱!我气得热血上涌,但是他们说的都是实话,父亲本身就是个没用的男人,靠运气初期赚了钱开了个公司,很快结婚后没几年就不行了。其实我不是第一次听到她俩这样的谈话了,可能正因爲这样,我变得越来越扭曲,但是由于胆小,就只能像个懦夫一样什麽都不说。而我跟妈妈下乡来的这次经历,才刚刚开始.....

上一篇:別人强姦我捡便宜 下一篇:被逼看着女友被轮奸